于右任碑派书法:篆隶草法入行楷融碑帖一炉

图片 2
书法

于右任的书法雄豪婉丽,冲淡清奇,晚年草书更进入到出神入化的境界,字字奇险,绝无雷同。于右任将草书熔章草、今草、狂草于一炉,时呈平稳拖长之形,时而作险绝之势,时而与主题紧相粘连,时而纵放宕出而回环呼应,雄浑奇伟、潇洒脱俗、简洁质朴,给人以仪态万千之感。

旷代草圣于右任书法作品欣赏

   
于右任书法,早年书从赵孟頫入,后改直接取法北碑,精研六朝碑版,在此基础上将篆、隶、草法入行楷,独辟蹊径,中年变法,专攻草书,参以魏碑笔意,自成一家。于右任行草书法,开张奇逸、自然率真,笔画虽有古意但又不墨守古法,结体看似险绝,又巧妙舒展、欹正相倚。于右任先生学识渊深,胸襟博大,所以他的书法也有一种豪迈之气。《右任墨缘》中有其自作诗日:“朝临石门铭,暮写二十品。辛苦集为联,夜夜泪湿枕。”除了《石门铭》与《龙门二十品》,他对《张猛龙碑》、《元逵墓志》、《元廷墓志》等大量碑刻都有相当精深的研究。

于右任早年加入同盟会,跟随孙中山先生革命,是中国国民党元老,是近代民主革命先驱。他在诗歌和书法上造诣颇深,少年时代就被称为西北奇才,是沉雄博大的一代诗人和书法大师,作品在民间广为流传。于先生的书法艺术特点,是在北魏楷书中融入了行书和隶书的笔意,可谓融碑帖于一炉,如行云流水。

图片 1

于先生习书从赵孟頫入,后改攻北碑,精研六朝碑版,在此基础上将篆、隶、草法入行楷,独辟蹊径,中年变法,专攻草书,参以魏碑笔意,自成一家。

于右任书法作品欣赏

自鸦片战争以来,清廷腐败,国力渐衰,中华民族受到列强侵略。于先生所以喜欢魏碑,是因为魏碑有“尚武”精神,有粗犷豪放之气。他怀有一种忧国忧民的意识,以图唤起中华民族的觉醒。这从他写的一首诗中可以得到反映。“朝临石门铭,暮写二十品,辛苦集为联,夜夜泪湿枕。”否则,如果只是临习书法,是无须“夜夜泪湿枕”的。他曾说过,“有志者应以造福人类为己任,诗文书法,皆余事耳。然余事亦须卓然自立。学古人而不为古人所限。”他正是这样,博撷约取,以个人审美原则取舍,形成了自己的行楷书,得以在千载书史上“卓然自立”。

   
于右任书法作品最大感觉就是烂漫天真、意趣盎然。先生书法的最大魅力就在于此:不求美而自美,无意佳乃大佳。于右任书法在北魏楷书中融入了行书和隶书的笔意,可谓融碑帖于一炉,形成他独特的书作。自鸦片战争以来,清廷腐败,国力渐衰,中华民族受到列强侵略。他所以喜欢魏碑,是因为魏碑有“尚武”精神,有粗犷豪放之气。他怀有一种忧国忧民的意识,以图唤起中华民族的觉醒。这从他写的一首诗中可以得到反映。“朝临石门铭,暮写二十品,辛苦集为联,夜夜泪湿枕。”否则,如果只是临习书法,是无须“夜夜泪湿枕”的。他曾说过,“有志者应以造福人类为己任,诗文书法,皆余事耳。然余事亦须卓然自立。学古人而不为古人所限。”他正是这样,博观约取,以个人审美原则取舍,形成了自己的行楷书,得以在千载书史上“卓然自立。”

于先生自一九二九年始,即从事历代草书之研究,一九三二年发起成立草书研究社,创办《草书月刊》。他以“易识、易写、准确、美丽”为原则,全面系统整理历代草书,从浩繁的历代书法名家的作品中,遴选出符合标准的字,集成《标准草书》千字文。此外,于先生又逐步总结出篆、隶、楷、行与草书之间对应的规律性符号,这些符号架起了衍化草书的桥梁,解决了草书产生与”准确”书写的关键性问题。于右任先生的四个标准书写原则;一组神奇的符号;一本《标准草书》千字文,成为现代中国文字学研究上的伟大创造,也是草书发展史上的新高峰,更是中国书法艺术发展史上新的里程碑。同时,《标准草书》的问世,成了初学草书者最喜规抚的入门课本,是学草书的最佳途径。这本书在台湾已九次再版,在大陆也多次印行,但仍供不应求,真乃一时“洛阳纸贵”,可见这本《标准草书》在书界所占有的重要位置,正如著名书画家刘延涛先生所说《标准草书》“发千余年不传之秘,为过去草书作一总结账,为将来文字、开一新道路,其影响当尤为广大悠久!”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后期,于右任先生擅魏碑与行书、章草结合的行草书,首创“于右任标准草书”,在社会上引起极大的反响。他从历代名家的草书体势中归纳整理创立了一套规范化的“草书”,以符合他所提出的草书四个标准“易识、易写、准确、美丽”。作到笔笔随意,字字有别,大小斜正,恰到好处。结体重心低下,用笔含蓄储势,出神入化。其也当之无愧的被美誉为“当代草圣”、“近代书圣”、“中国书法史三个里程碑之一”(另外二位为颜真卿、王羲之)。当然,若从纯艺术的角度来说,草书虽有它的规律,但又不宜大家都以一种规范的模式为限。然而,从普及推广并使书法艺术走向通俗大众化的观点出发,他的《标准草书》还是功德无量的。

于右任的书法雄豪婉丽,冲淡清奇,于先生到了晚年,他的草书更进入到出神入化的境界,真是字字奇险,绝无雷同。在他的笔下,将草书熔章草、今草、狂草于一炉,时呈平稳拖长之形,时而作险绝之势,时而与主题紧相粘连,时而纵放宕出而回环呼应,雄浑奇伟、潇洒脱俗、简洁质朴,给人以仪态万千之感。他将推广标准草书“易识、易写、准确、美丽”的原则用于实践,作到笔笔随意,字字有别,大小斜正,恰到好处。结体重心低下,用笔含蓄储势,出神入化。他在书法上成为一代宗师,日本朋友称他为“旷代草圣”。

   
于右任从浩繁的历代书法名家的作品中,遴选出符合标准的字,集成《标准草书》千字文。当然,若从纯艺术的角度来说,草书虽有它的规律,但大家不适合都以一种规范的模式为限。然而,从普及推广并使书法艺术走向通俗大众化的观点出发,他的《标准草书》还是有一定的影响。这也成为现代中国文字学研究上的伟大创造,也是草书发展史上的新高峰,更是中国书法艺术发展史上新的里程碑。

1949年,于先生随战败的国民党逃亡台湾,当他滞留孤岛时,仍对大陆情念颇深。1962年1月24日,于右任作歌:“葬我于高山上兮,望我大陆。大陆不可见兮,只有痛哭。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故乡。故乡不可见兮,永远不望(忘)。天苍苍,野茫茫,山之上,国有殇。”其乡思之苦,溢于言表,成为千古绝唱。
2003年,温家宝总理在记者会上谈到台湾时,即兴引用了这首诗,令在场人士无不动容。

   
草书给人的感觉就是没条理,放荡不羁,一点也不讲究横平竖直的,要了解才体会其奥妙精髓。如图有一幅扇面书法,如果单个字一一取出来看,也许你并不觉有什么好,然而作为完整的一件作品却是那样的生动富有美感。在传统书法上有着极其深厚根抵的于右任先生,自五十岁以后其技法日臻成熟,已入化境,所以他的作品给人最大感觉就是烂漫天真、意趣盎然。一首小诗,每列或四字三字,或一字二字,如信手撒珠,看似每列都不规整,但在他的笔下,则处理得相当妥帖与自然。先生书法的最大魅力就在于此:不求美而自美,无意佳乃大佳。

图片 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