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兼士:教授当年风度

书法

沈兼士书法上小篆、楷书、行草诸体兼会,尤善甲骨钟鼎文字,谨严而有法度,线条工稳舒展,蕴藉有味;结体方正中略带修长,清秀洒脱。在语言上一生致力于语言文字研究,建立了语根字族之学。沈兼士学识渊博,在书法与语言上有所研究。

   
沈兼士作为古文字学者的沈兼士,在书法上擅写小篆、楷书、行草诸体,尤擅甲骨钟鼎文字。小篆基本是用“说文”的字体,写得也颇工整秀丽;而在他的尺牍书法中,其行草书则用笔潇洒随意,结体略呈方扁状,提按顿挫似有明显的章草意味。其书法虽不如乃兄书法家沈尹默有名,但却是沉郁雅致、古朴隽永的学者书法,也深得鲁迅的赞赏,鲁迅编《北平笺谱》,曾请沈氏题签,可见他书法的功夫。

沈兼士(1887~1947),名臣又,浙江吴兴人,语言文字学家、文献档案学家,曾任教北京大学、辅仁大学。

   
沈兼士书法多瘦劲之趣,少甜熟之累,亦自成风格。其甲骨钟鼎文字写的书风也格外高致,如其写的非常精到的一幅书法作品“摹虢季子白盘文”,观其字写得谨严而有法度,线条工稳舒展,蕴藉有味;结体方正中略带修长,清秀洒脱,点画的方折使转上,不急不缓,不燥不渙,且十分的妥贴到位。    
沈兼士成就是多方面的,精于诗文,常与诗家樊增祥唱和。但其在语言文字学方面著作宏富,获得学术界很高评价。沈氏对在语言上一生致力于语言文字研究,平生治学主张兼通博采,不为拘墟之见,因此对文字训诂发明独多,是中国近代最有见地的训诂学家。由中华书局1986年出版的《沈兼士学术论文集》,收入有关文字学沿革研究的文章42篇。其中包括文字训诂、书籍序跋、历史档案整理等三方面内容。

沈兼士进入课堂的样子,在学生笔下写来,油然而有种仪式感:他穿一件蓝布大褂,黑色直贡呢千层底便鞋,右臂夹着一个皮包,一身朴质而又文雅之气,穿过正襟危坐的学生的目光。

图片 1

周祖谟回忆老师,“身材既高,风神潇洒”。迎面走来的沈先生,被人形容为“礼貌伟岸,而举步轻微,行时道履飘逸,摇曳生姿,高迈神采,左右流转”。难怪这位先生,在学生中间留下的多半是“风流”、“儒雅”一类评价。

沈兼士书法作品欣赏

沈氏讲课,往往陶醉其中,闭上眼睛直讲到下课,这才睁开眼睛出去。每讲到一处学生表示不解时,他常意外地问:“你们不懂?”言下大为不满。而事实上,他讲的内容,即使是读过文字学、音韵学,甚至连《说文解字》也研究过的学生,也常闻所未闻。

   
1912年,沈兼士在北京各大学授课,他不仅对中国的历史文化和学术有深刻的理解,而且思想开阔,对西方的科学文化的发展也非常重视。在学术上他不是一位抱残守缺的学者,而是博识古今中外的通人。”五四新文化运动时,当时受西学的影响与冲击,有些学者甚至提出了“汉字拉丁化”的观点,如沈兼士的同门师兄、研究小学经学的大师钱玄同先生,一度就要做“汉字的叛徒”,要把自己的名姓也像“扔破鞋一样扔掉!”但沈兼士并没有狂躁,他仍深入地沉潜于汉语言文字的研究,在训诂、文字、音韵、档案学等领域独有所识,建树颇丰。

在讲席上,这位潇洒先生留下的印象,通常是态度平易,偶尔还会插科打诨,幽默感十足。一次,他上课点名,看到一名学生叫杨有家,随即引《孟子》中“男子生而为之有室,女子生而为之有家”的句子,取笑道:“此乃女人名字。”博得大家一笑。

   
沈兼士在《初期意符文字之特性》(1946年发表)一文中提出了“意符字”的设想,认为由文字画蜕化为六书文字,中间应有一过渡时期,逐渐将各直接表示事物之图形,变为间接代表言语之符号,这个过渡期的文字即为“初期意符字”。其提出的文字画的概念,沈兼士的观点在建国前后引起争论,但后来中国文字学在批评与反批评的论争中发展,文字源于图画的观点现已为大多数文字学者所接受。“

但这种幽默和善也有例外。在北大教书时,一次,他正讲得高兴,学校抽查人数的校工走进来,用点名册来点名。当时的北大号召“自由研究”,不愿听本课的,也可以随便自己回去研究,教师往往不喜欢点名。因此,当那人把礼帽放在附近桌子上时,沈兼士马上把他的帽子摔到地上,大声说:“这是放帽子的地方?这是放东西的地方?”

   
沈兼士建立了“语根字族”之学,揭示汉语语根与派生词的亲族关系,提倡利用形声字的声符进行汉字的字族研究,以建立汉语语源学和字族学。其从总体上探求汉语语词的语根,推寻语词表现在形音义三方面的嬗变,并提倡利用形声字的声符进行汉字的字族研究,以建立汉语语源学和字族学。可惜这套学说和研究成果至今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后代学者对沈先生的字族理论时时援引,但是进行系统总结和评价的却很少。沈先生的理论博大精深,众多细部之所以然,需要后辈学人反复地体味,并进一步发扬光大。

和善的沈老师很少当面开口夸奖学生。一名当年学生回忆,沈兼士教文字学,整整一个学期,几乎没说过什么好话,总是怪他们书读得少,学问浅。以至有一天,当这班学生听说,苛刻的沈先生其实常常在教员室休息时表扬他们,都不肯相信是真的。

   
沈兼士与兄长沈士远、沈尹默同在浙江省立第一中学、北京大学任教,号称“北大三沈”。也有“三沈二周二马”之谓盛名,“二周”即鲁迅兄弟也;“二马”即马裕藻、马衡俩也;“三沈”就是沈氏三兄弟了。所谓文人之间惺惺相惜,其中鲁迅与沈兼士关系不一般,经常书信往还,鲁迅在《鲁迅日记》中曾多次提到沈兼士。鲁迅逝世之后,沈兼士全力支持参与出版鲁迅全集,接济鲁迅遗孀朱安。

时日久了,大家也就了解他“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作风——尽管平日不言,但每次考试后,他总要把成绩最好学生的名字,挂在嘴边,和其他教授谈起来,也总是一遍遍提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