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徐悲鸿就没有蒋兆和 谁是新中国人物画的中坚力量?

图片 10
美术

尽写苍生——蒋兆和绘画艺术发现展

 由全国政协书画室、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央美术学院、北京美术家协会、北京画院联合主办,蒋兆和艺术研究会、吴作人国际美术基金会协办,北京画院美术馆承办的“尽写苍生——蒋兆和绘画艺术发现展”将于2012年6月28日上午在北京画院美术馆举行开幕式,共展出蒋兆和先生的精品力作70余幅,展览将持续到7月11日。此次展览将最近新发现的素描、油画、图案等作品集中展出,同时展出1941年出版的《蒋兆和画集》和《流民图》画稿以及新梳理的相关文献资料,并且根据上世纪四十年代的图像资料将蒋兆和建国前的画室环境在展厅进行复原,配合其贯穿一生的重点肖像画创作与描写对象原型照片之间的对比陈列,清晰地梳理出蒋兆和一生不断变化的艺术道路,为观众还原一位更加真实的艺术大师。

  自学成才的“国画大师”

  这次展览的特色之一就是将青年时期蒋兆和在上海求生时所作的设计、图案作品、油画、素描等作品进行整理展出,全面呈现蒋兆和早年进行的艺术探索,特别是图案作品《慰》在1929年参加民国第一届全国美展,使他从此离开商业圈,跨入专业美术领域并引起广泛关注。由于战乱与动荡毁灭了蒋兆和的许多画作,幸存下来的早年作品更是为数不多,然而每一幅速写、每一幅肖像都如点滴露珠般依然散发着光芒。中国画史上的传统派画家大多没有接受过系统的美术院校教育,而是由师徒传承而成长为一代大家。蒋兆和先生早年在上海时是设计师和油画家、雕塑家,后成为融汇中西的中国画家,他正是一位没有接受过任何美术院校训练而自学起家的艺术大师。这源于蒋兆和先生艺术的敏锐感觉和对创作规律的把握,此外更多的是他不断地在向日常生活观察,向现实社会学习。正是因为如此,蒋兆和的水墨人物画从创作之初便将关注焦点放在普通民众的身上。1936年蒋兆和从繁华的上海回到了相对封闭的重庆,拿起毛笔、背起画板走向民间街头。这一年正赶上四川发生了罕见的旱灾,蒋兆和的早期水墨人物画《朱门酒肉臭》就诞生在重庆的街头。同时期创作的水墨作品《施舍一个》、《街头小子》、《洗衣妇》等均为首次展出,这些源于生活的作品都真切的表达了蒋兆和“为民写真”的创作思想。

  画室中的《流民图》

图片 1

  蒋兆和创作的《流民图》无疑是他水墨人物画的巅峰,更是中国美术史上不朽的长卷。这幅创作于1943年的作品引起日本当局强烈不满,仅在太庙展出半天就被扼杀的巨幅长卷背后隐藏着太多的故事和创作者的艰辛。蒋兆和自己早在一年前就开始搜集《流民图》的创作素材,北平艺专的师生们也大力支持这幅作品的创作,多位师生亲自担任模特,同时还将北平城里的各种流民请来做模特。在日伪统治下为了掩人耳目,蒋兆和总是逐一找模特写生,分段放大绘制,在两米多高的画板上只留一两个孤立的人物形象,使人无法了解画卷的全部。当时画室里的一面墙壁处堆满了为《流民图》创作的画稿。经历数十年岁月的沧桑变迁之后,这幅《流民图》仅存一半,连大部分画稿也在文革之初被毁。在这次展览中,我们将展出《流民图》残存的几幅画稿,并且根据四十年代蒋兆和在画室里的留影等图片资料,通过蒋兆和使用过的画板、画笔等实物展品将创作过程中的《流民图》呈现给观众,也使大家清晰地认识蒋兆和为之付出的心血。

  妙手丹青老 功夫自有神

  国画大师齐白石曾在1941出版的《蒋兆和画集》中题辞“妙手丹青老,功夫自有神。卖儿三尺画,压倒借山人”来形容蒋兆和的人物画作。蒋兆和很好的实践了徐悲鸿先生“改造中国画”的艺术主张,在贯穿一生的人物形象塑造的艺术创作中,但很好的借鉴、吸收了西方绘画中的某些元素,并强调采用真实地面对描绘对象进行写生创作,但是他的人物画更多的保留了传统中国画的精神本质。他将素描语言很好的幻化成中国画的虚实、笔墨和意境,更大程度上发挥了中国画笔墨气韵夺造化之功的内涵。在刻画人物形象时打破了外部形象的局限性,而是更加注重人物内在精神气质层面的塑造。此次展览将蒋兆和创作的人物肖像画作大范围的征集整理,作品时间跨度从上世纪三十年代一直延续至1981年的绝笔之作《蒋风之像》。并将重点作品刻画的人物原型照片进行对比陈列,真人照片与作品的对比展出更加强调出蒋兆和先生对写生人物的神态把握。从这些肖像画中我们也可以清晰的梳理出蒋兆和艺术风格变化的线索,从中总结出中国画创作的规律和精神内涵,从而为今天的人物画创作和发展提供更具价值的参照意义。

最近是北京的金秋9月,汇聚了两个关于中国人物画的大展,一个是北京画院展出的的“笔砚写成七尺躯——明清人物画的情与境”;另一个是势象空间主办的“人道之光——蒋兆和文献展”。中国人物画成为这个秋天的焦点。

图片 2图片 3

中国人物画发展中国传统画史上最早成熟的画科当属人物画。人物画的出现起初是为了行辅佐教化、祭祀纪念等功能,而这些功能到明清之时亦有所保留。明代的人物画多延续宋元人物画传统又充斥着不同于前人的文人情趣,清代人物画,尤其是帝王意志主导下的宫廷人物画,注重写实描绘、强调立体逼真的视觉效果,与传统人物画法渐行渐远。直到晚清,由“海上三任”发展出的古朴稚拙、工写兼能的海派人物画,才将人物画重新拉回到文人追求的道路上。进入20世纪,资本主义因素的增长促进了商业经济的繁荣以及通俗文学艺术的发达,直接或间接地对中国画人物画产生一定影响。人物画从此进入一个充满艰苦探索和新旧更替的时代,在短短的一百年内,中国画人物画经历了史无前例的彻底的改革,从创作人员的投入规模、作品的数量和质量等方面来看,都是空前的。新中国成立后,社会变革、改造国画运动直接促进了新国画人物画崛起和繁荣;在苏联美术模式的影响下,人物画家们走出画室,走向生活,开始了崭新的中西结合的探索。新中国成立后,文艺政策倡导文艺为大众服务,文艺为工农兵服务,人民群众的审美意识和审美观念发生了巨大变化,这就要求人物画家必须创作出反映时代真、善、美的、充满生气的作品。

图片 4蒋兆和

蒋兆和的艺术经历蒋兆和与徐悲鸿、林风眠是20世纪中国画改革三大家。在改造中国传统人物画方面,蒋兆和结合自身的成长经历,在画中表现下层人物的艰苦,形成“满纸穷相”。提起蒋兆和,我们最常见到的是这样一段评价:他被称为20世纪中国现代水墨人物画的一代宗师,他在传统中国画的基础上融合西画之长,创造性的拓展了中国水墨人物画的技巧,其造型之精谨,表现人物内心世界之深刻,在中国人物画史上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图片 51932年淞沪抗战时期,在上海发行的蒋兆和作《蔡廷锴画像》宣传品

作为一名水墨人物画的宗师级人物,蒋兆和的处女作并不是中国画而是油画。1904年,蒋兆和出生于四川泸州一败落的书香世家,幼年随父亲学习诗文、书法,16岁时为了生存不得以只身前往上海谋生。因为自幼对美术感兴趣,蒋兆和就自学了素描、油画,然后到百货公司做橱窗、广告牌、商标、时装等设计,间或创作一些油画作品。1929年,蒋兆和以油画作品《江边》参加了上海举办的“中国第一届美展”,这件作品画的是上海一个穷困黄包车夫的生活状态。1932年,日本侵华战争爆发,蒋兆和参加了临时青年爱国宣传队,为了宣传抗日,蒋兆和用油画手法为上海十九路军的总指挥蔡廷锴、蒋光鼐做了画像,随后这两张作品被印成画片,被上海军民举着在大街上游行抗日。

图片 61936年,南京中央大学部分老师合影

除了油画,蒋兆和还自学了雕塑,1933年至1935年间,蒋兆和分别为黄震之、齐白石等人创作了雕像。1935年因为战争的原因,蒋兆和没办法在上海美专教书了,这时正好他的一个老乡想让他接替他在北平的画室,于是,1935年,蒋兆和转入北平结束了他在上海的十年生涯。蒋兆和初入北平的身份是位油画家和雕刻师,但他初次进入人们视野是通过水墨画《卖小吃的老人》,这件作品描绘的是一位重庆街头卖小吃的老人,技法上虽然是以水墨画的形式表现,但素描的痕迹非常重。随后,蒋兆和又创作了《与阿Q像》《街头叫苦》《卖二胡》《卖紫桐》等作品,创作重心完全转移到了水墨人物画。

图片 71938年的蒋兆和

1937年春蒋兆和返回北平,任京华美术学院教授、北平艺术专科学校教师,并举办个展。1947年受聘于国立北平艺专。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蒋兆和任中央美术学院教授,曾当选中国美术家协会第2、3届理事,第4届顾问,中国文联委员,中国画研究院院务委员,第3、4、5、6届全国政协委员,民盟中央文教委员会委员。艺术家王明明、纪清远、卢沉、马振声、马泉、姚有多、范曾等人都曾师从蒋兆和。

图片 81929年南京中央大学,蒋兆和与徐悲鸿、吴作人、田汉等

结识徐悲鸿前后始末有人说:徐悲鸿是开拓者,蒋兆和是发展者。了解中国人物画的人都知道中国画现代进程的“徐蒋体系”,其特点是:以传统人物画作品为底版,加上写实油画的造型和色彩等技法来表现现实题材。蒋兆和曾回忆说:“由于徐悲鸿的指点,这个艺术的根本问题才在我的思想上更加明确起来。”蒋兆和的儿子更直言:“没有徐悲鸿就没有蒋兆和。”

图片 91946年,刘凌沧编辑的报纸介绍蒋兆和

1927年,还在上海的蒋兆和认识了刚从巴黎留学回国的徐悲鸿,并将自己的素描、油画拿来让其点评。徐悲鸿对蒋兆和非常赏识,不仅让他住到自己画室,还让蒋碧薇做他的法文老师,推荐其出国留学。虽然最后因为种种原因蒋兆和没能出国,但徐悲鸿关于中国画的改良理论对蒋兆和影响极大,徐悲鸿认为我们可以将西方素描写实观念和手法融入传统中国画,进而达到改造中国画的目的。

图片 10大洪水
纸本水墨设色,300×270厘米,1947年 联合国粮农总部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