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 七下西洋,落下帷幕

书法

郑和于公元1405年至1433年间七下西洋,在海外各国曾多有布施立碑记载,但时隔600多年,就郑和碑而言,在海外遗迹尚能幸存者,仅斯里兰卡郑和布施锡兰山佛寺碑一件,文物史料价值极高。福建长乐市南山郑和史迹陈列馆内有一块郑和天妃灵应之记碑,这是现存的唯一一块郑和自传碑,郑和以自己的口吻,详细描述七下西洋的经历。

宣宗即位之后,继承其祖明成祖朱棣的雄才大略,派郑和第七次下西洋。
由于在郑和出使旧港之际,成祖驾崩,其太子朱高炽于永乐二十
二年八月十五日登基,同一天,朱高炽下令不准郑和再下西洋。郑和从旧港回国,朱高炽就命令他与王景弘等率领船队及官兵防守南京。仁宗朱高炽
在位不到一年就病死了,他的太子朱瞻基即位后仍然按仁宗的方式对待郑和等人。
但宣宗朱瞻基是一个颇有作为的皇帝,他刚当皇帝时,由于
停止下西洋的活动,海外各国来朝贡的越来越少,与中国的关系越来越疏远,明朝在海外的影响日益低落。宣宗试图让永乐年间万国朝贡的盛况重现,于是决定再次
组织下西洋的船队。宣德五年六月九日,宣宗任命郑和再下西洋,此时郑和已年近六十,身担重任,迅速组织船队准备出航。
宣德五年闰十二月初六日,船队从龙湾出发,二十一日抵刘家港。这次出航的人员中有正使太监郑和、王景弘和副使太监朱良、李
兴、洪宝、周满、张达、杨真、吴忠等,都指挥王衡、朱真,通事费信、马欢、郭崇礼、巩珍等。共27550人,率领大型宝船61艘。在刘家港停留一个多月,
修建天妃宫,宣德六年春,天妃宫成,郑和撰《通番事迹记》,于天妃宫内立碑刻石,记载六次出海的经过,祈愿此次出航一帆风顺。宣德六年
二月二十六日,船队到达福建长乐太平港,重修天妃宫殿,并立石刻《天妃之神灵应记》碑,作为纪念。船队前后逗留了八九个月,一面为郑和再次
下西洋作准备,一面等待季风。临到出发前,为了出航平安,郑和还亲自到天妃故乡福建湄州岛,修整天妃宫庙宇,祭祀天妃。
这次下西洋,经过了忽鲁谟斯、锡兰山、古里、满剌加、柯枝、卜剌哇、木骨都束、喃渤利、苏门答剌、剌撒、溜册山、阿鲁、甘巴里、阿丹、佐法儿、竹步、加异勒等二十国及旧港宣慰司。
宣德六年十二月九日,船队出了五虎门,开始第七次下西洋。十二月二十四日到达占城,次年二月六日到爪哇,七月初八日到满剌加,送回满剌加
国头目巫宝赤纳。由于郑和下西洋中断了很长时间,暹罗国不断侵犯满剌加,加深了两国之间的矛盾,郑和便在暹罗和满剌加之间来回斡旋,表明责备暹罗的立场,
过了一个月,才继续西航。八月十八日,抵达苏门答刺,并前往阿鲁、黎代、那姑儿、喃渤利等国进行访问。十月十日从苏门答刺开船,经过翠兰屿(今孟加拉湾东
南部尼科巴群岛),据说释迦牟尼曾经在此沐浴,袈裟被人偷走,他遂发誓:若今后有人再穿衣,皮肉就会烂掉。于是此地居民都不穿衣。停留三天之后,派分前往榜葛剌国,大宝船开向锡兰山,十一月六日抵达锡兰山别罗里。四天后,又派分腙到溜山国,郑和带领大腙船队前往古里、忽鲁谟斯,沿途经过柯
枝、小葛兰等国,随后又派人从柯枝到甘巴里、加异勒等国去访问。十一月十八日又由洪保率分前往古里,在古里,洪保又派通事等人前往天方国。郑和则率大宝船驶往忽鲁谟斯。大约50天之后,宣德八年二月二十八日启航回国。
宣德八年三月十一日回到古里。船到古里时,郑和因为长年劳累,得了重病,不幸病逝于古里。在古里停丧九天后,王景弘代行郑和之职,率领船队于宣德八年七月六日抵达南京。自此以后,再无类似郑和下西洋的活动。
郑和七下西洋,经过永乐、洪熙、宣德三朝,共持续29年,足迹踏遍今东南亚、印度洋沿岸和非洲东海岸等三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由于有先进的船舶,高超的航
海技术相助,不仅完成了出使任务,还达到了和平往来的目的,这件事的意义是非常深远的。现在,南洋各地到处都有以郑和命名的庙宇、地名,等等,那
些三宝庙、三宝寺至今依然香火缭绕,很多人非常虔诚地跪拜,以纪念这位杰出的航海家。

一、斯里兰卡郑和碑【布施锡兰山佛寺碑】书法碑文研究

  郑和【布施锡兰山佛寺碑】(又称加勒三语碑)系明永乐七年(公元1409年)二月郑和第二次下西洋前夕在南京奉诏刻好后,于永乐七年九月随郑和船队带至锡兰山国(今斯里兰卡)并于永乐八年所立,现藏于斯科伦坡国家博物馆。该碑以中文、泰米尔和波斯文刻就。

  郑和于公元1405年至1433年间七下西洋,在海外各国曾多有布施立碑记载,但时隔600多年,就郑和碑而言,在海外遗迹尚能幸存者,仅【布施锡兰山佛寺碑】此一件,文物史料价值极高。【布施锡兰山佛寺碑】乃中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和中斯友好交往的实物明证,弥足珍贵。

  据史籍记载,中国明朝航海家郑和在下西洋途中,多次抵达斯里兰卡。郑和碑(全称“郑和《布施锡兰山佛寺碑》”)立于公元1409年郑和第二次抵达斯里兰卡后,是见证古代海上丝绸之路中斯往来的珍贵实物史料。

 
 更具史料价值的是,石碑正面从右至左、从上至下分别有中文、泰米尔文、波斯文三种阴刻文字,记载了600多年前郑和赴锡兰山(今斯里兰卡),向岛上佛教寺庙布施财物供奉佛祖之事。因长期受水侵蚀,泰米尔文和波斯文文字部分受损较严重,难于完整辨识,所幸中文部分受损较轻,虽显模糊,内容仍大体可识。后来,该碑被移至科伦坡国家博物馆典藏。

www.194.net 1

郑和碑【布施锡兰山佛寺碑】书法欣赏1

   
在号称“佛教之国”的南印度洋岛国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国家博物馆第四主展厅中,矗立着一块名为“郑和【布施锡兰山佛寺碑】”(以下简称郑和碑)。该碑系郑和于公元1407年9月-1409年夏第二次下西洋时,在斯里兰卡登陆后于“永乐七年岁次己丑二月甲戌朔日”所立。碑高144.5厘米,宽76.5厘米,厚12.5厘米。碑额部分呈拱形,正反面均刻有五爪双龙戏珠精美浮雕,碑身背面光滑无文字,正面长方体四周均以中式花纹雕饰。碑文以中文、泰米尔文和波斯文三种文字阴刻而成,中文居右从上至下正楷竖书,自右向左计11行凡275字,泰米尔文居左上端自左向右横书,波斯文居左下端自右向左横书,国外史学界亦称其为三语碑(Trilingual
Inscription),该碑内容记载了600多年前郑和、王贵通等受明成祖朱棣派遣,赴锡兰(今斯里兰卡)向岛上佛教寺庙布施财物供奉佛祖之事。

  关于郑和【布施锡兰山佛寺碑】,在我国明朝以来历史文献中均无记载,自立碑后不知于何年,便湮没于世,下落不明。郑和碑的发现本身就充满传奇色彩,直至1911年,被英国工程师托马林(H.F.Tomalin)在斯南部港口高尔(Galle)市的克瑞普斯(Cripps)路转弯口一个下水道里重新发现,当时碑面朝下用做盖板。彼时距立碑已长达500余年,因长期受水侵蚀,碑面泰米尔文和波斯文字部分受损较重,难于完整辨识,所幸中文部分受损较轻,虽显模糊,内容仍大体可识。其后该碑移至科伦坡国家博物馆典藏。郑和于公元1405-1433年间,七下西洋,在海外各国曾多有布施立碑记载,但时隔600多年,就碑而言,在海外遗迹尚能幸存者,仅此一件,文物史料价值极高,此乃中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和中斯友好交往的实物明证,弥足珍贵。

  郑和【布施锡兰山佛寺碑】是斯里兰卡锡兰山寺中竖立的一块石碑。锡兰山寺是斯里兰卡的一座佛寺,因为郑和下西洋期间曾到此佛寺进行过佛事活动,使它成为一座著名佛寺,布施锡兰山佛寺碑就是郑和船队竖立的。

  永乐七年(1409年)二月,郑和第二次下西洋途经锡兰山寺时,郑和船队在锡兰山寺进行一次盛大的布施。布施那天,锡兰山寺布置得金碧辉煌,佛像新涂了金粉,佛像前香火燎绕,许多善男信女远道而来参加佛事活动。郑和率领使团中的信徒前来拜佛。为了报答佛世尊大德,郑和使团以金银织金、纤丝宝幡、香炉花瓶、表里灯烛等厚礼报答佛世尊

  在这次布施活动中,在锡兰山寺中竖立一块石碑:布施锡兰山佛寺碑,记述了这次布施活动。在这块石碑碑文中,颂扬佛祖仁慈、圆明广大,称颂锡兰山为佛教圣地,使海道大开,人舟来往无虞。

  据石碑碑文记载,郑和船队的这次布施活动规模宏大,带来了丰厚的香礼,其供物有:供养金一千钱、银五千钱,各色
丝五十匹,织金 丝宝 四对,红二对,黄一对,青一对,古铜香炉五个,
金座金红香炉五个,金莲花五对,香油二千五百,蜡烛一十对,檀香一十柱。

  这次规模宏大的对锡兰山佛寺布施活动,弘扬了佛教文化,使当地人及各国香客、商贾目睹中国佛教徒的虔诚,增进了中国和锡兰山国人民的友谊。同时,郑和使团举办宏大佛寺布施活动,充份显示了明王朝的富有,提高了明王朝威望,扩大了明王朝在海外影响。  锡兰山(今斯里兰卡)国民崇信佛教,历史悠久。上自锡兰山国王,下到普通民众,全都信奉佛教,行为处事一切按佛教教义执行,国民对佛教之虔诚,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据传说,唐朝玄奘大和尚出使西域,曾到达锡兰山国取经。

  郑和第二次下西洋时,从苏门答腊乘船顺风出发,经过12天的航行到了锡兰山国。听说锡兰山国是佛教圣地,郑和奉命出使,他又是一佛家弟子,为了加深与当地人民的友好感情,增进相互了解,尤其是表明大明朝的使臣也崇尚佛教,郑和当然要有所表示,于是在参拜兰山佛寺时,郑和进行了布施,给了这家寺院大量的金银珠宝、丝织宝幡、香炉花瓶、纸张灯烛等物,布施佛寺钱钞,以充供养,永世为鉴。为纪念这次布施,郑和立碑撰文,永垂后世。

  郑和【布施锡兰山佛寺碑】于1911年在锡兰岛迦里镇被发现,现保存斯里兰卡国家博物馆中,碑文系用汉文、泰米尔文及波斯文所刻。碑上汉文尚存,其他二种文字已模糊难辨。此碑的发现不仅为郑和下西洋壮举提供实物见证,还为中斯两国友好关系史增添了一件珍贵文物。

  斯里兰卡国家博物馆。这座宏大的白色建筑物位于科伦坡,始建于1877年,是斯里兰卡最古老的博物馆。馆内分为上下两层,陈列着从该国史前主要时期到康提时期的文物。漫步其中,可以感受到跨越千年,古朴之风徐徐而来,中国和斯里兰卡悠久的交往历史有迹可循,如《布施锡兰山佛寺碑》就是中斯友谊的一大历史见证。

  斯里兰卡在经过阿努达拉普勒王国和波隆纳鲁瓦王国时期后,于公元1215年被迦陵伽国的国王摩伽率领两万多士兵攻陷。斯里兰卡的首都被迫从干旱区转移到湿润区,新建立的登巴德尼亚王朝的首都从雅帕护瓦开始,历经数次转移,统治者和绝大部分人民都生活在不稳定的状态下。这一时期被称为斯里兰卡历史上的“过渡时期”。但是另一方面,在登巴德尼亚王朝时期,人们对文学创造的热情被极大地唤醒,这主要体现在佛教题材叙事诗的传承,以及学者僧人的文学创作上。这一时期的艺术和建筑延续了传统,但是明显减少了庄严感。还有一个独特的特征是不同宗教信仰的融合,如佛教和印度教。加达拉德尼亚寺由一名印度南部的建筑师主持建造,因此寺庙带有很多印度风格的装饰。这一建筑特征延续到今天。

  在博物馆里面的斯里兰卡“过渡时期”展览区域,有一座被透明玻璃保护起来的石碑吸引访客的视线。这块古朴带有明显中国古代艺术风格的石碑,是明朝伟大的航海家郑和于1409年途径斯里兰卡时,在德维努瓦拉一个寺庙树立的《布施锡兰山佛寺碑》。此碑于1911年被一位英国工程师在南部城市高尔(加勒)路口的下水道发现。

  石碑高144.78厘米,宽76.2厘米,厚12.7厘米,顶部两角呈圆拱形,上方刻有二龙戏珠的浮雕,四周饰有花纹。石碑正面有用中文、泰米尔文和波斯文三种文字镌刻的碑文。三种文字的碑文内容有所不同,但都表示对佛祖释迦牟尼、婆罗门教保护神毗湿奴和伊斯兰教真主表示尊崇和敬仰。三种不同宗教文字出现在一块石碑上,这也同样符合斯里兰卡“过渡时期”艺术表现形式的特点。同时在这一区域,还能看到许多美丽的中国古代陶瓷制品。

  有斯里兰卡学者认为,郑和碑充分体现了郑和以及中国古代人民的广阔胸怀和平等宽容精神。这与西方殖民者后来入侵斯里兰卡时修城堡、掠夺财务,强迫斯里兰卡人改变宗教信仰的做法形成鲜明的对照。《布施锡兰山佛寺碑》已成为中斯友谊的一大历史见证。

  漫步在博物馆中,近距离观察、接触石碑。虽然历经岁月沧桑,碑文表面损失严重、一些字迹已经模糊。但是依稀能感受到古朴之风徐徐而来,遥想郑和当初率队七下“西洋”,遍访亚非30多个国家,为促进中国同这些国家的经济、文化交流作出卓越贡献。

   
郑和【布施锡兰山佛寺碑】自1911年被发现以来,国内外学者对该碑碑文进行释解,但因原碑泰米尔和波斯文部分受损较为严重,极难释读。而中文部分大体可释,然因各种原因,前人释读结果不尽准确。中国驻斯里兰卡使馆文化处沈鸣一秘,通过实地勘察,并查阅大量资料,与原碑铭文仔细比对,最终得出准确中文释文并用书法书就释文,放置该碑一侧,供参观者识读。

   
2009年7月,受国家文化部派遣,沈鸣赴斯里兰卡中国使馆文化处任职一等秘书。2010年,沈鸣查阅了江苏省郑和研究会副秘书长吴之洪先生《郑和〈布施锡兰山佛寺碑〉碑文考》一文,了解到2005年,南京市鼓楼区政府决定在南京郑和宝船厂原址复建郑和宝船厂遗址景区,按原碑尺寸和风貌复制该碑,因此派吴于当年6月赴斯,对该碑全面考察,但因当时条件所限,吴无法将碑上的每个文字辨识清楚。回国后,南京方面虽组织专家辨认,仍无法将中文碑文全部文字释读清楚。结果在复制该碑时,有10处汉字做空白处理,实为憾事。其后,台湾龙村倪先生《郑和布施锡兰山佛寺碑汉文通解》一文,该文对郑和布施碑中文文字考证结果与吴之洪文中的文字考证有多处出入,且龙文称其无缘亲睹该碑,释文仅是通过其他中外专家的论著推断而成。此外还查阅过斯里兰卡籍学者查迪玛和中国学者武元磊合写的《解读〈郑和锡兰山佛寺碑〉》一文,发现其释文与前两者不尽相同。之后,斯科伦坡国家博物馆馆长希瓦格(Ranjith
Hewage)先生还向沈鸣提供了一件二十多年前对该碑作的中文释文影印件(作者佚名)。沈鸣亦发现与其他版本有所区别。不同版本,释文各异,孰对孰错,令人存疑。虽国外学者曾做过该碑拓片,但我国作为郑和故乡不曾拥有拓片原件。由此,一种想法油然而生:一、要设法推动南京方面派专家来斯为该碑制作拓片;二、请南京方面为该碑制作保护罩,对这一珍贵历史文物加以保护;三、寻机对郑和碑中文全文探个水落石出。

   
机缘不负有心人。2013年12月,江苏省政协主席张连珍应斯国家遗产部部长邀请率江苏省友好代表团访斯。出问前夕,我处在与斯方协调时提议:一、由江苏省为郑和碑赠送一保护罩,因南京是郑和当年下西洋的始发地,据学者考证该碑显然是在南京奉召之后刻就,随宝船前往锡兰并于布施后留在当地。600多年后,江苏省有意为该碑制作保护罩,以体现祖国母亲对海外游子的亲切关爱;二、提议斯方邀请我方派专家赴斯对该碑进行拓片,以收藏这一中斯友好交流史上的重要历史文献。12月13日,江苏省友好代表团在与斯遗产部部长会谈时,张连珍主席宣布将向斯国家博物馆赠送一个郑和碑玻璃保护罩。斯国家遗产部部长加格特·巴拉苏里亚(Jagath
Balasuriya)先生衷心感谢中方的支持和帮助并宣布同意江苏省派专家来斯为该碑制作拓片。

   
2014年5月22日,江苏省文物局应斯国家遗产部之邀,派出殷连生副局长、文保处徐森主任科员和南京博物院强明中研究员3人工作组抵斯,进行郑和碑拓片和玻璃罩安装工作。经过数天努力,工作组圆满完成了郑和碑的拓片工作,玻璃保护罩也遂于5月28日顺利安装完毕。

   
其间,沈鸣有幸亲临博物馆现场,从不同角度仔细勘查,逐字核对全部碑文,经反复甄别推敲,终将碑文释读如下(文中(1)…(11)为沈鸣所加,标示原碑文行数)。

郑和【布施锡兰山佛寺碑】碑文释读:

    ⑴ 大明

    ⑵ 皇帝遣太監鄭和王貴通等昭告于

    ⑶ 佛世尊
曰仰惟慈尊圓明廣大道臻玄妙法濟群倫歷劫河沙悉歸弘化能仁慧力妙應無方惟錫蘭山介乎海南客言梵

    ⑷ 刹靈感翕彰比者遣使詔諭諸番海道之開深賴慈祐人舟安利來往無

    虞永惟大德禮用報施謹以金銀織金紵絲寶旛

    ⑸ 香爐花瓶紵絲表裏燈燭等物布施佛寺以充供養惟

    ⑹ 世尊鑒之

    ⑺ 總計布施錫蘭山立佛等寺供養

    ⑻ 金壹阡錢 銀伍阡錢 各色紵絲伍拾疋 各色絹伍拾疋 織金紵絲寶旛肆對 納
紅貳對 黄壹對 青壹對

    ⑼ 古銅香爐伍箇戧金座全 古銅花瓶對戧金座全 黄銅燭臺伍對戧金座全
黄銅燈盞伍箇戧金座全

    ⑽ 硃紅漆戧金香盒伍箇 金蓮花陸對 香油貳阡伍伯觔 蠟燭壹拾對 檀香壹拾炷

www.194.net,    ⑾ 旹永樂柒年歲次己丑二月甲戌朔日謹施

   
斯里兰卡【郑和布施碑】刻有龙纹、汉字,明显具有中国风格的石碑,在一片斯里兰卡的碑林中,显得极不寻常--这就是著名的郑和布施碑,现存于科伦坡市中心斯里兰卡国立博物馆一层的石碑大厅里。这块石碑的发现当时就引起了轰动,剑桥大学中国问题专家吉里斯教授认为,它消除了人们在郑和访斯确切时间问题上的疑问,因其清楚表明郑和在1409年前后曾数次访问斯里兰卡(当时称为锡兰山)。碑顶部雕刻有栩栩如生的两条龙。石碑碑文区域约112厘米高,69厘米宽,边缘饰有花边。石碑右侧112厘米高、25.4厘米宽的区域雕刻的是中文;其余部分则分别雕刻的是泰米尔文和波斯文。

   
根据随郑和出访的费信所著《星槎胜览》一书,“郑和碑”是公元1409年郑和第一次到斯里兰卡时所建:“永乐七年,皇上命正使太监郑和等赍捧诏敕、金银供器……织金宝幡,布施于寺,及遣石碑。”斯里兰卡学术界认为这块石碑树立于1411年,是郑和第三次下西洋时从南京带来,主要是纪念郑和第二次下西洋时在斯里兰卡的事迹。

   
综合上述史料,大致可以判断,郑和至少到过斯里兰卡两次,立碑之举应该是第二次或第三次所为,而不应该是第一次。这跟郑和到斯里兰卡后的主要活动有关。

   
《明史》记载,“六年九月,再往锡兰山。国王亚烈苦奈儿诱和至国中,索金币,发兵劫和舟。和觇贼大众既出,国内虚,率所统二千余人,出不意攻破其城,生擒亚烈苦奈儿及其妻子官属。劫和舟者闻之,还自救,官军复大破之。九年六月献俘于朝。帝赦不诛,释归国。”斯里兰卡著名历史学家爱德华·W·佩雷拉认为,这块碑记载的是郑和第二次访问锡兰时的活动,而这块碑可能是在中国奉明朝皇帝的命令刻制,由郑和船队将其和准备敬献给科提王朝佛牙寺的礼物一同带到锡兰。斯里兰卡史书上对这段历史没有详细记载,但提到锡兰一位国王曾经被中国人擒获。

   
中斯两国的有关记载均表明,郑和两次前往斯里兰卡,都遇到了一定的阻力,但事件最后得以和平解决。此后,斯里兰卡与明朝的关系更加密切,不断派使者朝贡。对于那段历史,【郑和碑】碑文是极为重要的佐证。中文碑文写着:“大明皇帝遣太监郑和、王清濂等昭告于佛世尊。曰:仰维慈尊,圆明广大;道德玄妙,法济群伦;魔劫河沙,约归弘化;能仁慧力,妙应无方。惟锡兰山,介乎海南;信言梵刹,灵应翕彰。比者遣使,诏谕诸番。海道口开,鸿颐慈佑;人无灾劫,来往无虞;永惟大德,礼用报施。谨以金银、织金彩丝宝幡、香炉、花瓶、彩丝表里、灯烛等物,布施佛尊,以光供奉,惟世尊鉴之。”这段文字,写的就是郑和等受明代皇帝派遣,下西洋时来到斯里兰卡巡礼圣迹,布施香礼,以竖碑记之的情况,后面列有清单,碑文的落款是永乐七年二月,即1409年2月。这应该是经过最初戏剧性的外交“磨合”之后,两国礼尚往来的和平之举了。

   
但郑和碑碑文的价值绝不仅限于此。这块碑使用了中文、泰米尔语、波斯语三种文字,中文的大致内容已列于上;学者研究表明,泰米尔语的碑文表示的是对南印度泰米尔人信奉的婆罗门教保护神毗瑟奴的敬献;波斯语的碑文则表示对伊斯兰教信奉的真主给予敬仰之情,两种文字也都记载了大致相同的郑和一行向两种宗教神灵敬献祭品的情况。

   
在一块碑上以三种宗教为对象的碑文,一方面反映了郑和对各主权国人民的尊重和他本人的宗教宽容性;另一方则反映出,郑和一行希望他们所从事的经济、文化交流活动不致于受到宗教对立的影响。可以说,这块石碑是郑和和平宽容精神的体现和象征。斯里兰卡学者则认为,这表明中国当时已经有世界性的眼光。

   
斯里兰卡国立博物馆执行馆长拉吉特·希瓦吉先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郑和下西洋是一个极为重要历史事件,“郑和碑“的发现表明当时中国和斯里兰卡之间有着良好的合作关系,尤其是良好的商务合作关系,这是一种平等互利的关系。他说,郑和下西洋将中国和斯里兰卡的友好交往关系大大向前推进了一步。

   
自郑和踏上这块光明而富饶的土地以来,600年过去了。透过小小的【郑和碑】,一代航海家郑和博大的胸怀、宽容的精神和非凡的世界性目光,至今仍然让人荡气回肠。 

www.194.net 2

郑和碑【布施锡兰山佛寺碑】书法欣赏12

    
斯里兰卡具有扼印度洋咽喉的天然海上交通优势,是600年前郑和船队北上印度、西去东非的必经之地。中斯两国的史料均表明,郑和船队曾多次到达斯里兰卡,而郑和碑的发现则为这段历史提供了确凿的证明。

   
斯里兰卡的郑和碑被历史学家称为“郑和布施碑”或“三种文字碑”,它是年在斯南部港口城市加勒被工程师H·F·托马林发现的,当时这块石碑碑文朝下盖在一个管道口上。托马林将这块石碑转移存放。这块石碑的发现当时就引起了轰动,剑桥大学中国问题专家吉里斯教授认为,它消除了人们在郑和访斯确切时间问题上的疑问,因其清楚表明郑和在1409年前后曾数次访问斯里兰卡(当时称锡兰山)。斯里兰卡独立后,这块碑被送到了位于科伦坡的斯里兰卡国立博物馆保存。

   
记者曾多次在国立博物馆一层的石碑大厅看到这块刻有龙纹和汉字、明显具有中国风格的石碑。由于年代久远,石碑上的文字肉眼已经难以辨认。在斯里兰卡国立博物馆执行馆长拉吉特·希瓦吉先生的帮助下,记者辗转找到了石碑中文碑文的拓片复印件。碑文记载的是郑和等受明朝皇帝派遣,下西洋时来斯里兰卡巡礼圣迹,向佛教寺庙布施香礼,以竖碑记之的情况,后面列有布施祭品的清单,碑文的落款是永乐七年二月,即1409年2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