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岁女书家周慧珺豪捐2500万?初衷出人意料!

图片 1
美术

摘要:生命的衰微,并不可怕。唯其钟爱一生的书法事业衰微,才是最可怕的事。——周慧珺书法界,这几天发生的一件事,注定要成为中国书坛今年的一个大事件。当下,“丑书成过街鼠”,人人喊打,甚至,一些外行也跟风指指点…

书法家批评之周慧珺

图片 1

周慧珺是继沈尹默之后海派最为杰出的书法家。作为沈尹默的有力继承者,她秉承了沈尹默融合晋唐、兼采北碑风骨的创作路子,但较之沈氏书法的典雅隽美,周慧珺书法似乎更具有一种遒劲骨力,而对米芾的别有会心、多所采撷,则使其字构变态尤多。这使周慧珺书法在一定程度上突破了海派书法婉约典雅有余而雄强大气不足的局限。在中国书法由萌动走向复兴的整个20世纪70年代—甚至到80年代初,周慧裙成为书坛的一代骄子,由她代表的海派书风,风靡全国,从者如云。
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随着书法的全面复兴和书家主体意识的高涨,书法创新思潮一浪高过一浪,书法审美观念也日趋多元化,这对海派书法构成强烈冲击。
书法多元审美价值观的确立,冲破了沈尹默时代或后沈尹默时代由一种书法主导风格构成对书坛的整体笼罩的局面,从而削弱了海派书法的影响。而当代书家对书法个性化的强烈追求和书法审美风格的多元并存,也使得周慧珺失去了独领风骚的书坛主导地位,影响日微。
面对日益走向创新的书坛,为与时代书法审美思潮保持同步,周慧珺在后期创作中试图打破自我风格定式,进行“变法,;·她在保留原有书法的笔势、线形外,融入长枪大戟的黄山谷的笔意,并一变遒媚夭矫的行书体格为行草书的悠肆怒张。周慧裙的“变法”,虽不乏新理异态,但生硬做作,失之自然,因而并不成功。通过“变法”,周慧珺书法不仪没有臻至一个新的创作阶境,甚至连过去既有风格的优异之处也丧失掉了。
海派书法所追求的最高审美瑰界即是魏晋风韵,不论是沈尹默、马公愚、邓散木,还是白蕉、周慧珺,他们在心理底层都怀有一种强烈的“魏晋情结”,他们追求“二王”的醉雅、冲和和郁郁竿竿的“书卷气”,并孜孜屹吃于“二王”笔法的研悟。在近现代碑学强势笼罩下,最大限度地拓展了“二王”贴学一脉的生存空间,可谓功莫大焉。不过,以传承“二王”贴学道统为宗旨的保守性,使以沈尹默为代表的海:派书法带有浓厚的复古色彩,而明显缺乏现代感。此外,沈尹默晋唐一体化的帖学观念也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他对“二王”帖学的洞幽烛微、高自标置,从而使其帖学路子重蹈元代赵孟頫书法复古主义的覆辙。这是沈尹默书法终难以攀跻魏晋风韵高境、并为“法”所拘,失之于甜俗的重要原因。沈尹默晋唐一体化的帖学观念也深刻地影响了海派后来者,如白蕉、周慧珺。(来源)白蕉虽堪称海派书家得窥魏晋风韵堂奥者,但于“二王”亦只得其醇雅,而未得其冲和散澹,这似乎不能不归咎于“法”、“理”的作祟。周慧珺于魏晋风韵的体味,似远逊于白蕉,但这还不是她的失败处。作为海派书法的后劲,周慧珺的最大不足在于,她没有把握住历史时机,在书法时代审美思潮转换中调整好创作心态和视角,使自己的书法创作跟上时代审美思潮的发展。
不过,正如康南海所说:“制度、文章、学术,皆有时焉以为之大界,美恶工拙,只可于本界较之。”对于曾以其创作对当代书法发生过重大影响的海派杰出女书家周慧珺,我们还是抱着深深的敬意,相信当代书史也会给她留下应有的位置。
书法培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