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亭序》为什么没有被收藏在三希堂?

图片 2
书法

图片 1

问:《兰亭序》为什么没有被收藏在三希堂?

书法欣赏-王珣伯远帖

图片 2

     
从书法行笔来看,甚有特色,流畅自然,峭劲秀丽,姿态横生,翰逸神飞。行笔的轨迹迄今依然清晰可辨,墨迹上凡是两笔叠交之处,墨色皆较黯黑一些,盖因行笔时两次着墨所致,此帖毫无一般钩摹本上笔画不畅、有失自然、气息阻隔的板滞造作之痕迹。由此可以断定此帖并非钩摹,应属晋人法书真迹。

当时的乾隆之所以没有把《兰亭序》列作三希堂法帖之首,也正是因为在当世已没有《兰亭序》的真迹了!看到的都是摹本。

     
《伯远帖》用笔或厚重或轻盈,皆随机所适,毫无程式化之弊;首行两个“顿首”姿态各异,第二行“従”字、第三行“逰”字和第五行“逺”字的末笔均具有一些细微的变化,在若不经意之中时出巧思佳构,此实为晋人书法的一大特色。结字或紧密或疏朗,行、草书穿插谐调,布局合理自然。通篇观之,潇洒古澹,意气飞扬,甚得王氏家法。“珣顿”二字,墨色浓重,犹如“老熊当道”,压住全篇,其余则浓淡相间,疾涩互见,一派萧散简远气象。

《三希堂法帖》因帖中收有被当时乾隆帝视为3件稀世墨宝的东晋书迹,即王羲之的《快雪时晴帖》、王献之的《中秋帖》和王珣的《伯远帖》,而珍藏这3件稀世珍宝的地方又被称为三希堂,故法帖取名《三希堂法帖》

     
《伯远帖》尽管字数不多,但是其艺术水平却极高。清代乾隆年间,北京皇宫内的“三希堂”里,收藏有三件珍稀墨宝,它们就是:王羲之《快雪时晴帖》、王献之《中秋帖》和王珣《伯远帖》。“三希”之中,《快雪时晴帖》为响搨,《中秋帖》失掉几个字也是响搨,只有王珣《伯远帖》才是手书真迹,可谓凤毛麟角,弥足珍贵。          
王珣,字元琳,小字法护,琅琊临沂人。他出身名门望族,是王导的孙子,王洽的儿子,是王献之的同族兄弟。曾历官吴国内史、尚书仆射、尚书令等。祖孙三代都以善书而驰誉天下。王珣书迹除《伯远帖》外,还有《三月帖》一种。《伯远帖》是一件高25.1公分,宽17.5公分的纸本墨迹,全帖计5行,共47字。内容为:“珣顿首顿首。伯远胜业情期,群从之实。自以羸患,志在优游,始获此出,意不克申,分别如昨,永为畴古。远隔岭峤,不相瞻临。”关于此件法书墨迹的妙处,明代书法大家董其昌曾题有一跋,曰:“珣书潇洒古澹,长安所见墨迹,此为尤物,足见东晋风流。”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

为什么乾隆皇帝对这三件墨宝如此看重,却没有把《兰亭序》收进“三希堂”呢?其实,无论康熙还是乾隆皇帝,都酷爱王羲之和《兰亭序》。康熙有时日临《兰亭序》数遍,乾隆一生有关兰亭的诗就有十首。在绍兴兰亭,耸立一块兰亭御碑。碑的正面刻着康熙皇帝亲书的《兰亭集序》,书风秀美,雍容华贵。背面是乾隆皇帝所写的七律《兰亭即事》。这块碑被称为“兰亭御碑”又名祖孙碑。祖孙两代皇帝同书一碑,对兰亭的仰慕之情溢于言表,表达了清朝最高统治者对王羲之和《兰亭序》的崇敬和景仰。
但是在乾隆眼里,《兰亭序》真迹已被唐太宗带到昭陵,现存的不过是唐人摹本。冯承素的“神龙本”《兰亭序》,虽然在传世摹本中最称精美,但毕竟是“下真迹一等”,而且冯承素本人不过是贞观年间内府一个供奉拓书人,这在皇帝眼里是微不足道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