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欣赏/钱君匋雅致秀逸的书法与篆刻

图片 2
书法

更多书法欣赏

音乐和出版上,身兼万叶书店经理和总编辑的钱君匋,相继出版了《小学音乐课本》《小学音乐教学法》和《中小学图画教学法》等中小学生补充读物,深受孩子们和教育界的欢迎。他还编辑出版了杨荫浏的《中国音乐史纲》,陈振铎的《手风琴演奏法》等,并为《淮河大合唱》等不少音乐作品设计封面。他自己也创作多首音乐作品,这些作品现在听来亦意味悠长。

      
钱君匋书法早年曾临过柳公权的《玄秘塔》,后受丰子恺先生融合魏碑和章草的影响,又苦学《龙门二十品》,并汲取赵之谦的行书韵味,在结识于右任先生后又攻今草,晚年醉心于大草。最终形成了清丽、质朴、酣畅、独特的书法风格。钱君匋先生还是一位画家、装帧艺术家和音乐家。在上海艺术师范学校读书时,钱先生学的是图画和音乐。而且在绘画方面深得丰子恺先生的言传身教;在装帧设计方面得到吴梦非先生的亲授;在音乐方面则得到了刘质平先生的指导。而后又通过丰子恺先生与一代宗师李叔同先生结识,耳濡目染,艺术造诣不断加深。

新罗山人《松竹绶带》

书法欣赏-钱君匋书法

此次展览中,也有来自钱君匋故乡海宁钱君匋艺术研究馆和桐乡君陶艺术院的文献展品。

       
钱君匋先生早年从艺,最早是与书法结缘。他从汉简、隶书入手,真、草、篆、隶无所不佳,其书法独特、雅致、秀逸。钱君匋(1906~1998年),原名玉堂,字君,学名锦堂,号豫堂,别署午斋,居室名保华精舍、新罗山馆等。浙江桐乡人。建国后任新音乐出版社总编辑、音乐出版社副总编辑,上海市书协和美协理事,西泠印社副社长。             
钱君匋先生最为耀眼的艺术成就是篆刻,一生刻印2万余方,不仅数量惊人,而且著作丰厚,出版《君匋印存》、《长征印谱》、《鲁迅印谱》、《钱君匋刻长跋巨印选》等十多部。1954年,钱先生给毛泽东篆刻了一方“毛泽东印”,通过当时的文化部部长沈雁冰(茅盾)转交给毛泽东,后来,毛泽东又通过上海博物馆找到钱先生,请其刻了一方“毛氏藏书”朱文印。再后来钱先生应邀赴中南海,毛泽东对他说:“你刻的印非常好,谢谢你。”钱先生还曾为巴金等名人制过印。钱君匋先生的篆刻源自秦汉玺印,汲取吴昌硕、赵之谦精髓,最终形成严谨、大气、遒劲、豪逸的独特风格。

澎湃新闻获悉,此次展览以“抱华”“万叶”“迟鸿”“无倦苦”四个部分,对应讲述钱君匋先生的独具慧眼的书画收藏;广涉文学、编辑、艺术理论的出版;大师云集的“朋友圈”;以及收藏有无闷、倦叟、苦铁印均逾百,并在研究三家后取百家之长,融会贯通。

图片 1

这些墨迹,被编入《迟鸿集》中,其中还包括有王映霞、臧克家、叶恭绰、朱屺瞻等人的往来书信。

在出版、书籍设计和音乐上,钱君匋与鲁迅、陈望道、郭沫若、茅盾、郁达夫、巴金等交游,在书画篆刻上,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于右任、李叔同、叶恭绰、张宗祥、沈尹默、朱屺瞻、沈迈士、马公愚、吴湖帆、刘海粟、潘天寿、王个簃、丰子恺、谭建丞、潘伯鹰、
诸乐三、张大壮、陈巨来、钱镜塘、陆俨少、唐云、陈大羽、叶潞渊、张鲁庵等与钱君匋也颇有渊源。

展览以文献的形式呈现了一通鲁迅先生的回信,信中鲁迅写到:

图片 2

其实早在10年前,20岁的钱君匋因为书籍装帧在上海出版界和新文学界崭露头角。这源于我国现代书籍装帧艺术的重要开拓者陶元庆。两人最初于1923年,这一年春天,钱君匋经过钱作民介绍,丰子恺认可,免试入学上海艺术师范学校。在校期间,除了有丰子恺的指导外,还追随吴梦菲学习装帧、向刘质平学习音乐。

当时,钱君匋也巧妙地借助书籍装帧这种独特的轻武器,新文化运动呐喊。钱君匋后来说:“许多名家的作品集,差不多都是我经手装帧的。”
钱君匋一时被誉为“钱封面”,前后累计装帧的作品为1700
余册,这背后至少就是数百人的交游。

钱君匋的书籍装帧作品

费新我画钱君匋肖像

弹琴的钱君匋

藏品启发艺术创作,终捐赠国家

4月25日在上海城市创艺空间开幕的“‘艺兼众美’——钱君匋艺术文献展”就呈现了这样一个你未必知道的钱君匋。

钱君匋的朋友圈:文缘艺缘,去燕来鸿

展览现场的“万叶书店”

钱君匋的这批赵之谦作品,后来都捐赠给了桐乡君匋艺术院,供后人研究学习。

鲁迅致君匋信札

1938年7月1日,万叶书店在上海海宁路咸宁里11号一间不大的出租屋挂牌营业了。从此,这家在硝烟弥漫的战火中诞生、以出版音乐读物为主的出版机构,在艰苦环境的磨难中顽强发展,为中国出版史写下了重要一页。

钱君匋的书籍装帧作品

很难想象,在一个人33000天的生命中,能参与1700
余册书籍装帧、完成22000余方篆刻印作、担任100余首歌曲的词曲创作、留下的书画作品更是无从统计。这位生命如此有宽度的人是钱君匋,过去世人多关注他书画篆刻上的成就,而事实上,钱君匋先生既擅篆刻治印,又好丹青水墨;既精于封面装帧,又长于音乐创作——是一位全才者。

其中黄宾虹与钱君匋原为神州国光社的同事,二人每遇必谈书画,竟成至友。而后黄宾虹因故离职,
其主编的巨著《美术丛书》仅出三集而止。1935年春,钱君匋出任总编,继承了黄宾虹未竟之业,将该丛书续纂完成,成就了中国美术史上的一则佳话。在黄宾虹居上海期间,钱君匋也经常拜访,期间黄宾虹或作画或谈艺,均使钱君匋受益匪浅。1950年代,黄宾虹由杭州来上海必由潘天寿陪同,
约见钱君匋。与黄宾虹的交游拓宽了钱君匋的艺术视野,提升了钱君匋的艺术趣味。

其中,赵之谦存世所刻印章的半数为钱君匋所藏,两人被认为是相隔百年的“知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