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着痛快八面出锋米芾书法欣赏【蜀素帖】

书法

图片 1

米芾(1051-1107)字元章,号襄阳漫士、海岳外史、鹿门居士。祖籍山西太原,后定居江苏镇江。因他个性怪异,举止颠狂,遇石称”兄”,膜拜不已,因而人称”米颠”。徽宗诏为书画学博士,人称”米南官”。
米芾能诗文,擅书画,精鉴别,集书画家、鉴定家、收藏家于一身,他在”宋四书家”中首屈一指。其书体潇散奔放,又严于法度。《宋史•文苑传》说:”芾特妙于翰墨,沈著飞,得王献之笔意。”
米芾平生于书法用功最深,成就最大。
他少时苦学颜、柳、欧、褚等唐楷,打下了厚实的基本功。苏轼被贬黄州时,他去拜访求教,东坡劝他学晋。元丰五年开始,米芾潜心魏晋,以晋人书风为指归,寻访了不少晋人法帖,连其书斋也取名为”宝晋斋”。今传王献之墨迹《中秋帖》,据说就是他的临本,形神精妙至极。
米芾一生转益多师,在晚年所书《自叙》中也这样说道:”余初学,先学写壁,颜七八岁也。字至大一幅,写简不成,见柳而慕其紧结,乃学柳《金刚经》。久之,知其出于欧,乃学欧。久之,如印板排算,乃慕褚而学最久,又摩段季转折肥美,八面皆全。久之,觉段全泽展《兰亭》,遂并看法帖,入晋魏平淡,弃钟方而师师宜宫,《刘宽碑》是也。篆便爱《咀楚》、《石鼓文》。又悟竹简以竹聿行漆,而鼎铭妙古老焉。”
米芾自称自己的作品是”集古字”,对古代大师的用笔法、章法及气韵都有深刻的领悟,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米芾学书在传统上下了很大功夫。米芾未卷入政治漩涡,生活相对安定,后当上书画博士,饱览内府藏书,熟谙千载故事,古人得失,如数家珍。
米芾以书法名世,他的成就完全来自后天的苦练,米芾每天临池不辍,史料记载:”一日不书,便觉思涩,想古人未尝半刻废书也。””智永砚成臼,乃能到右军,若穿透始到钟也,可永勉之。”
他儿子米友仁说他甚至大年初一也不忘写字。(据孙祖白《米芾米友仁》)。米芾作书十分认真,自己说:”佘写《海岱诗》,三四次写,间有一两字好,信书亦一难事”(明范明泰《米襄阳外记》)。一首诗,写了三四次,还只有一两字自己满意,其中的甘苦非个中行家里手不能道,也可见他创作态度的严谨。
米芾的书法在宋四家中,列苏东坡和黄庭坚之后,蔡襄之前。然如果不论苏东坡一代文宗的地位和黄庭坚作为江西诗派的领袖的影响,但就书法一门艺术而言,米芾传统功力最为深厚,尤其是行书,实
出二者之右。
明代董其昌《画禅室随笔》谓:”吾尝评米字,以为宋朝第一,毕竟出于东坡之上。即米颠书自率更得之,晚年一变,有冰寒于水之奇。”皇帝的询问书法,米芾自称自己是”刷字”,明里自谦而实点到精要之处,”刷字”,体现他用笔迅疾而劲健,尽兴尽势尽力。
他的书法作品,大至诗帖,小至尺牍、题跋都具有痛快淋漓,欹纵变幻,雄健清新的特点。
从现存的近六十幅米芾的手迹来看,”刷”这一个字正将米字的神采活脱脱地表现出来,无怪乎苏东坡说:”米书超逸入神。”又说”海岳平生篆、隶、真、行、草书,风樯阵马。沉著痛快,当与钟王并行。非但不愧而已。”米芾的书法影响深远,尤在明末,学者甚众,像文徵明、祝允明、陈淳、徐渭、王觉斯、傅山这样的大家也莫不从米子中取一”心经”,这种影响一直延续到现在。
米芾除书法达到极高的水准外,其书论也颇多。著有《书史》、《海岳名言》、《宝章待访录》、《评字帖》等。显示了他卓越的胆识和精到的鉴赏力,对前人多有讥贬,然决不因袭古人语,为历代书家所重,但过头话也不少,诮颜柳、贬旭素,苛刻求疵。
米芾传世墨迹主要有《苕溪诗卷》、《蜀素帖》、《方圆庵记》、《天马赋》等,而翰札小品尤多。
米芾擅水墨山水,人称”米氏云山”,但米芾画迹不存在于世。但目前唯一能见到的,也很难说是真正意义上的”米画”–《珊瑚笔架图》,画一珊瑚笔架,架左书”金坐”二字。然后再加上米点和题款,米家山水便赫然而出。米芾以画代笔,颇有意趣。
作品欣赏:《珊瑚帖》:米芾《珊瑚帖》,行书。又名《珊瑚笔架图》《珊瑚帖》,《复官帖》附于《珊瑚帖》之后,又名《珊瑚复官二帖》。纸本墨笔
,分别为纵26.6cm,横47.1cm;纵 27.1cm,横 49.9cm。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此帖是米芾晚年的著名行书书迹,其书较中年以往作品,字态尤奇异超迈,随意而书,神韵自然,且用笔丰肥豪健,宽绰疏朗。如元代虞集评言:”神气飞扬,筋骨雄毅,而晋魏法度自整然也”,元代施光远称其”当为米书中铭心绝品,天下第一帖”。
《珊瑚帖》用的书写材料也很特殊,同的是竹纸,浅黄色,纸上竹纤维束较多。据说这是迄今发现最早的用竹纸写的作品。
《珊瑚帖》
曾经南宋内府,元郭天锡、季宗元、施光远、肖季馨,清梁清标、王鸿绪、安岐、永[王星]、裴伯谦递藏。后归张伯驹。1956年张伯驹捐献文化部文物局,拨故宫博物院藏。《墨缘汇观》、《平生壮观》、《云烟过眼录》、《大观录》、《壮陶阁书画录》著录。《蜀素帖》:米芾《蜀素帖》,亦称《拟古诗帖》,墨迹绢本,行书。纵29.7厘米,横284.3厘米;书于宋哲宗元
三年,米芾三十八岁时,共书自作各体诗八首,计71行658字,署黻款。
“蜀素”是北宋时四川造的质地精良丝绸织物,上织有乌丝栏,制作讲究。有个叫邵子中的人把一段蜀素
裱成卷,以待名家留下墨宝,因为丝绸织品的纹罗粗糙,滞涩难写,故非功力深厚者不敢问津。《蜀素帖》经宋代湖州(浙江切耍┛な亓窒J詹囟赆幔恢钡奖彼卧v三年八月,米芾立林希邀请,
伴 览太湖近郊的苕溪,林希取出珍藏的蜀素卷,
米芾书写,米芾才胆过人,当仁不让,一口气写了自作的八首
。此帖用笔多变,正侧藏露,长短粗细,体态万千,充分体现了他”刷字”的独特风格。因蜀素粗糙,书时全力以赴,故董其昌在《蜀素帖》后跋曰:”此卷如狮子搏象,以全力赴之,当为生平合作”。
另外,由于丝绸织品不易受墨而出现了较多的枯笔,使通篇墨色有浓有淡,如渴骥奔泉,更觉精彩动人。
《蜀素帖》明代归项元汴、董其昌、吴廷等著名收藏家珍藏,清代落入高士奇、王鸿绪、傅恒之手,后入清内府,现存台湾故宫博物院。

书法欣赏-蜀素帖

         
米芾一生在仕途上并不得意,乃专志于书画,在他任两学博士时被恩许入内府观秘藏真迹,故眼界开阔。其书法始学颜、又宗李邕,后乃专工二王,其行草尤得王献之笔意。米芾初名黻,字元章,号襄阳漫士、海岳外史、鹿门居士,宋徽宗时招为书画学博士,曾官礼部员外郎,故人称”米南宫”,又因其举止颠狂,故世又称”米颠”.米芾才情横溢,为文奇险,不蹈常规工于山水,独创”米点云山”,又精于鉴别,益善临摹,每得古人真迹,仿临几可乱真。其家藏古帖甚富,自名其室为”宝晋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