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美术馆让艺术靠近

图片 4
美术

“国家收藏,人民共享”中国美术馆馆庆50周年藏品大展

中国美术馆5月18日讯今天是5·18国际博物馆日,上午9时,我们来到了位于五四大街一号的中国美术馆,惊喜地发现美术馆的外围栏和墙面上已被深红色的“与时代同行——中国美术馆建馆50周年藏品大展”海报覆盖,这里正在上演一场反映中国现代美术之路的大型展览。今年是中国美术馆建馆50周年,展览吸引了不少观众,虽然刚过开馆时间不久,美术馆门口的免费领票窗户前已有不少人在排队,大家对馆庆大展表现出极高的热情,纷纷前来欣赏中国美术馆自1963年以来,50年间的收藏研究成果。

图片 1

展厅内的海报

  据悉,此次藏品大展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为中国美术馆馆史陈列,第二部分为中国美术馆馆藏作品。馆史展部分以中国美术馆的发展为引导路线,系统展示中国美术馆自建馆以来的各项业务职能,其中包括:“中国美术馆的诞生”“亲切的关怀”“见证中国美术的发展”“国际艺术交流的窗口”“积累国家美术财富与人民共享”“公共文化服务的家园”“事业保障与队伍建设”“新的展望”等八个篇章。每一个篇章通过配有的大量的图片和实物展示,立体地呈现出中国美术馆自建馆至今所走过发展道路。目前,馆史展部分正在进行最后的调整,即将在美术馆的主展厅和后圆厅带给大家惊喜。

图片 2

展厅现场

  第二部分馆藏作品部分目前已经开放,该部分按照20世纪中国美术发展历程分为六大版块:

  第一版块“传承与启蒙”:十九世纪中叶后,西方殖民主义者以武力打开了闭关锁国的清王朝大门。面对外敌侵略,中国有识之士开始探寻救国道路。他们试图从西方现代文明中寻求出路,出国留学成为清末明初的一时之风。广东和上海作为最先接触西方文化的区域,中西文化在这里首先得以碰撞与融合;在美术上形成地域鲜明的“岭南画派”与“海上画派”,由此开启了中国现代美术之旅。随着20世纪初大批中国艺术家东渡日本、或远赴欧美学习西方艺术,中国艺术家们开始对西方艺术体系有了直接认识,留学艺术家们归国后主动引进西方美术,通过兴办教育、传播知识,成为了中国早期西画运动的拓荒一代。

  第二版块“苦难与抗争”:二十世纪上半叶,中国社会深陷外有侵略、内有压迫的双重危机。面对苦难深重、民不聊生的社会现实,“为大众而艺术”的思想应运而生。这时的艺术家带着明确革命精神思想,引导中国艺术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发起了一场狂飙突进式的左翼美术运动。这时期,走出“象牙塔”的艺术家们在民族忧患和革命信念的感召下,以画笔为武器,创作出大量反映人民疾苦与宣传抗争的现实主义作品,其中既有充满血泪的中国画鸿篇巨制《流民图》;也有动人心弦的油画作品《奏出人间心酸》。艺术家们用画笔记录了中国人民不屈不挠的反抗斗争,为中国美术史留下了一批具有鲜明时代特色的作品。

  第三版块“探求与拓进”: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后,面临国破家亡,中国美术的艺术重心转向了救亡和抗争,而艺术家们在“艺术救亡中国”的同时并没有在时代的漩涡中失去方向。他们的作品相对在三个相对短暂的平静时期,即1930年至1937年的上海时期、1938年后的延安和重庆大后方时期、1940年之后的西北之旅这三个短暂时期,艺术救亡主题下的自我演进颇为显著。

图片 3

引得观众纷纷驻足的《父亲》

  第四版块“主人和家园”:1949年,新中国的成立掀开了历史新的篇章,中国美术也从此走上以国家意识形态和社会文化主流为主导的发展道路,这一时期的美术创作一方面坚持“二为”和“双百”方针,更加贴近生活,反映现实,另一方面也以活跃的姿态探寻艺术规律,坚持洋为中用、古为今用的原则,涌现出大批反映社会主义文艺新质的经典作品,即便是在“文革”的劫难和困苦环境中,正直的艺术家也仍然坚守信念,以真诚的态度表述自己的心声,留下一个时代的现实关怀和美术印记,构成20世纪中国美术波澜壮阔的视觉史诗。

  第五版块“反思与开放”:随着“文革”的结束,中国历史迎来了新的时代。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由此迈入复苏,走向新生。随着1979年邓小平同志在第四次文代会上发表《祝辞》,明确阐述了新时期的文艺方针,美术界打开了思想的禁锢,艺术实践获得了空前的生机。在“文革”中遭受劫难的老一辈艺术家感怀新时代,珍惜创作自由,绽放艺术新花,随着美术教学的恢复,新一代艺术人才持续创造薪火,沉潜探索,积极变革语言图式,中国美术进入活跃开放的新时期。

  第六版块“多样与繁荣”:1992年邓小平同志南方讲话之后,社会生产力再一次得到解放。随着社会结构的转型和经济秩序的调整,美术与社会的连接机制在多层面上显现出可能性,价值观念与社会文化心理均呈现出多样性。此时期中国美术具有多样化视野,并随着都市化进程日益加快,艺术家将更多目光投注于都市化条件下人的境遇,在作品中注入深切的人文关怀。在全球化语境中,当代中国美术在宏观视野下追求思想内涵与艺术语言的求新求变,在宽松的艺术生态氛围中,抽象、表现、实验等新的艺术表达,富有个性的探索价值,使不同性质的作品获得了生存和长足发展的空间。主旋律美术继续坚持“二为”方向和“双百”方针。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于2005年立项,艺术家们以现实主义手法,创作了大批记录社会变革,反映当下人民精神风貌的作品。

图片 4

正在展厅内播放的老影像

  在展厅内,每个版块的序言旁边都配有对应版块时代的大事记年表,观众可在欣赏作品时同时阅读年表,详细了解新中国美术发展历程。其中,第一至第五版块在中国美术馆的一层展厅,第六版块在三层展厅呈现。

  此次50周年馆庆藏品大展将持续至7月8日,展览期间,中国美术馆还将举行一系列的馆庆精彩活动,欢迎广大观众前来参与,详细活动信息敬请随时关注中国美术馆官方网站。

来源:中国美术馆

图片 5

■2008年初的敦煌艺术大展吸引了无数观众前来亲近艺术

图片 6

■1995年3月30日,举办“米罗艺术大展”

图片 7

■“法国罗丹艺术大展”期间开放残障观众专场

图片 8

■重新开馆之日,暴雨未能阻挡住观众排长队看展览

图片 9

■1982年3月27日《美国韩默藏画五百年名作原件展览》开幕

图片 10

■中国美术馆馆长 范迪安

即使在今天北京拔地而起的时尚楼宇中,中国美术馆建筑独特的造型之美仍然令人过目难忘。这座殿堂式的美术馆对于艺术家而言,是中国艺术的最高象征和神圣的学术之境,而对于北京的老百姓们,中国美术馆是欣赏艺术的高雅场所,去美术馆看展览成为繁忙生活中的赏心悦目的享受。

新中国成立之后,中国美术馆的落成完成了先辈们的夙愿,同时也成为见证中国艺术发展史的真实空间。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中国美术馆通过上千个展览的更迭,串联起中国艺术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在美术馆看似不变的展厅里,艺术家们用自己的作品进行着一部中国当代人文思潮的写作,而艺术在这里散发出其特有的能量,以伤怀和激越的节奏穿透时空。

■《法国十九世纪农村风景画展》:

首次打开中国人的视界

从拿起画笔的第一天起,中国美术馆就是艺术家心目中神圣的艺术殿堂。今天担任中国美术馆馆长的范迪安先生也不例外——1978年初,得知中国美术馆正在举办《法国19世纪农村风景画展》,还在福建师大学习油画专业的范迪安乘坐45个小时的火车来到北京,就是为了能有机会亲眼目睹国外艺术大师的绘画原作。

“一路过来咳嗽不止差点病倒,不过这些丝毫不影响我去美术馆参观的迫切心情。要知道在那个时代,全中国学习艺术的学生都没有机会看到国外的绘画原作,学习技法只能是对着模糊不清的图片自己揣摩,可是在美术馆一下子就出现了那么多我们想看到的东西。在那一瞬间,我甚至有时空交错的感觉。”

《法国19世纪农村风景画展》是中国美术馆第一次举办的外国经典艺术大展,可以说全国学习绘画的学生们当时都抱着顶礼膜拜的心情来到美术馆的展厅,面对画作临摹。

刚刚经历了“文革”,人们记忆中还充斥着以“红光亮”为代表的艺术样式,但看到了法国乡村画派的作品之后,每个人都为画面中的朴素自然和人性之美所打动。“这种感受是在看过展览后潜移默化在起作用。开始大家只是看技巧——喔,这一笔画得过瘾,但过后觉得打动人的,是画面中流淌的感情。同时,这个画展使整个美术界开始反思‘文革’美术的单一。之后,以靳尚谊先生为代表的老一辈艺术家创作出《塔吉克新娘》等一系列现实主义画作,都是艺术回归到真切的现实的产物,可以说和这次画展不无关系。”从那时候开始,老中青几代艺术家的创造活力在这个平台上得到了展示,从古典到现代的外国艺术展览同样络绎不绝,中国美术馆也因此有了罗中立的《父亲》等一大批新的收藏。

■《油画人体艺术展》显示出

全社会的审美水平待提高

1988年底,中国美术馆门前的观众排起了长队,这是《油画人体艺术大展》引发的盛况。作为中国举办的第一次人体艺术大展,这个展览展出了以裸体为主要描绘对象的作品136幅。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参观总人次达到22万。

当时在中央美术学院攻读艺术史的范迪安,对美术馆门前的长队惊讶之余,感觉到这种场面完全可以作为一个有趣的社会心理调查,中国社会的心理纪录。“说到人体艺术,在美术界早已不是禁忌的话题,但对于社会整体而言,如此大规模展示人体此前还是有所顾虑,同时在世界范围也没有过。一方面,从展览中可以看到学院艺术在八十年代呈现的状况,但从观众猎奇的眼光中,大家到底是在看艺术还是对人体更感兴趣,在我心中产生了一个大大的问号。从《油画人体艺术展》中不难看出,全社会的审美水平还有待提升”。

八十年代中国艺术思潮的活跃,美术馆成为一个集中之地。在展出带有学院审美趣味的高雅艺术同时,另一方面出现在美术馆的是带有叛逆和批判色彩的艺术样式。令人记忆犹新的是1989年这里举办的“现代艺术展”,用一个词概括就是“前卫”。美术界“八五新潮”运动中活跃的艺术家们用各种作品,表达出自己对艺术的探索和试验,而艺术家肖鲁在美术馆内对自己的作品开枪,使展览走向另一个极端。作为当年这个展览的组织者之一,范迪安如今这样评价美术馆里从热闹到混乱的一番场面:“现代艺术展所体现的探索、试验精神是无可厚非的。
但是现在看来,在展览活动的公共准则方面它是失控的。作为一个文化艺术的产品面向公众时,应该对其中的作品做好评估,否则,美术馆就变成了艺术家完全自由的空间。”

■《析世鉴》观众无法解读作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